盘点2018!2018年恶性淋巴瘤综合治疗进展盘点

栏目:高尔夫 来源:每日质量报 时间:2019-09-23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2019年已来,作为开年大礼,《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编辑部首先为您呈献上由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淋巴瘤中心主任姜文奇教授评点的《2018年恶性淋巴瘤综合治疗进展》,随后还将陆续推出肺癌、胃癌、结直肠癌、肿瘤营养等多学科多位名家的盘点,敬请期待。


全文将发表在《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2019年第1期,具体以正式出版为准。


姜文奇教授简介

姜文奇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肿瘤医院)二级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1982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医学系,随后在中山医科大学攻读临床肿瘤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由国家卫生部选派赴美国M.D.安德森Cancer Center等着名肿瘤中心工作培训三年。历任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副主任,肿瘤医院副院长,深圳大学医学院首任院长。现任中山大学肿瘤医院淋巴瘤中心主任,中山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等。


主要学术任职包括: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化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学分会副会长,中国抗淋巴瘤联盟副主席,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广东省医学会肿瘤内科专委会主任委员,中山大学国家抗肿瘤新药临床试验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以及《中国肿瘤临床杂志》副主编,LancetJCO(中文版)编委等。


多次担任全国肿瘤内科大会和全国淋巴瘤大会主席,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研究计划,主编《临床肿瘤内科学》、《淋巴瘤诊疗学》、《肿瘤生物治疗学》等专着。获得中国科学技术协会颁布的“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以及“岭南名医” “中大名医” “羊城好医生”“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内科首席专家”等荣誉称号。


2018年恶性淋巴瘤综合治疗进展

高天晓,李志铭,姜文奇(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 内科,广州 510060


【摘要】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近年来我国淋巴瘤发病率呈上升趋势,目前居各类癌症的第8位。其分类复杂繁多,基于不同分类治疗方式均有所不同。因此,多年来,为改善淋巴瘤患者的临床转归,专家们在不断地开发新的药物、技术和方法的同时,也在对传统治疗方案进行挑战。本文将总结全球2018年恶性淋巴瘤治疗新进展。


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近年来我国淋巴瘤发病率呈上升趋势,目前居各类癌症的第8位。其分类复杂繁多,基于不同分类治疗方式均有所不同。因此,多年来,为改善淋巴瘤患者的临床转归,专家们在不断地开发新的药物、技术和方法的同时,也在对传统治疗方案进行挑战。本文将总结全球2018年恶性淋巴瘤治疗新进展。


1 R-CHOP方案治疗预后良好的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的最佳疗程数

在刚刚落幕的2018年第60届美国血液年会(American Society of Hematology,ASH)上,德国FLYER试验公布的一项研究数据表明,对于预后良好的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iffuse large B cell lymphoma,DLBCL)年轻患者,4周期与6周期R-CHOP方案(利妥昔单抗加环磷酰胺、阿霉素、长春新碱与泼尼松)或许同样有效[1]。FLYER试验结果显示,4周期CHOP方案治疗组患者3年无进展生存(progress free survival,PFS)率为96%,不低于6周期治疗组(94%),2组3年无事件生存(event free survival,EFS)率相同,3年总生存(overall survival,OS)率分别为99%和98%。研究者发现,4周期R-CHOP后续加2周期利妥昔单抗方案可保持疗效,且整体非血液学不良事件减少了1/3,毒性降低。这或许将成为这一类患者人群的新标准治疗方法。研究人员表示将继续随访患者,以确定减少化疗周期是否有助于减少治疗带来的长期不良反应。


2 靶向药物

2.1 Brentuximab Vedotin 2017年霍奇金淋巴瘤(Hodgkin lymphoma,HL)治疗领域取得了30年来的一次重大进步:Brentuximab Vedotin是将抗CD30抗体与干扰微管的细胞毒素MMAE结合在一起的抗体偶联药物,在ECHELON-1研究中,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AVD(阿霉素、长春碱、达卡巴嗪)或ABVD方案(阿霉素、博来霉素、长春碱、达卡巴嗪)治疗晚期HL患者,其无进展生存期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含Brentuximab Vedotin的治疗组中需要后续挽救化疗或大剂量化疗及移植的患者比ABVD组少33%。但可能需要在病程早期使用。该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表示,如果这一新方案将来能被广泛应用,那么它将有可能改变晚期HL的一线治疗策略[2]


2018年ASH会议报道了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CHP(环磷酰胺、阿霉素与泼尼松)方案作为一线方案用于外周T细胞淋巴瘤(peripheral T cell lymphoma,PTCL)患者治疗的结果。在ECHELON-2的3期临床试验中,Brentuximab Vedotin与CHP方案联合用于表达CD30的PTCL患者治疗,结果显示与目前标准的化疗组合CHOP方案相比,Brentuximab Vedotin-CHP组合明显提高患者的PFS和OS[3]。在中位随访时间(36.2个月)时,Brentuximab Vedotin-CHP组患者PFS为48.2个月,对照组为20.8个月。这一方案已经获得FDA批准成为治疗CD30阳性的PTCL患者的一线疗法。


2.2 伊鲁替尼 伊鲁替尼(Ibrutinib)是布鲁顿酪氨酸激酶(Bruton tyrosine kinase,BTK)抑制剂。FDA已将Ibrutinib批准用于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CLL)、套细胞淋巴瘤(mantle cell lymphoma,MCL)、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aldenstrom macroglobulinemia,WM)与边缘区淋巴瘤(marginal zone lymphoma,MZL)。而关于其对初治DLBCL患者疗效的临床试验,今年公布了结果[4,5]。该研究为一项随机对照研究,共纳入838例非生发中心(germinal center B cell,GCB)型DLBCL(非GCB DLBCL)患者,中位随访时间34.8个月,结果显示伊鲁替尼+R-CHOP方案在非GCB DLBCL患者的意向(intend to treatment,ITT)人群中,生存获益并不明显。该联合方案的疗效与患者年龄存在相关性:对于≥65岁的非GCB DLBCL患者,由于治疗毒性的增加导致R-CHOP减量,进而影响了疗效,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伊鲁替尼+R-CHOP未能改善此部分患者的生存;但对于<65岁的非GCB DLBCL患者,伊鲁替尼联合R-CHOP方案可明显改善其EFS、OS及PFS,并且安全性在可接受范围。该研究中,伊鲁替尼+R-CHOP方案组的生存获益虽然仅限于<65岁非GCB DLBCL患者,但却是首个在初治DLBCL中显示出疗效和生存获益优于R-CHOP的方案。


2.3 CD47单抗 早在多年前,研究人员便发现了CD47在肿瘤细胞上过表达,使得肿瘤对巨噬细胞实现免疫逃逸。Hu5F9-G4是一种抗CD47的单克隆抗体,特异性结合CD47后能促使巨噬细胞吞噬肿瘤细胞。Hu5F9-G4还可以通过巨噬细胞交叉呈递癌细胞抗原,引发有效的抗肿瘤T细胞反应,从而防止肿瘤复发。今年发表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研究报道显示,巨噬细胞检查点抑制剂Hu5F9-G4联合利妥昔单抗在DLBCL和滤泡性淋巴瘤(follicular lymphoma,FL)患者中均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并且初步研究中没有观察到临床明显的安全事件[6]。该研究共纳入22例患者,包括15例DLBCL和7例FL。DLBCL患者用利妥昔单抗联合Hu5F9-G4的有效率为40%,其中33%达到完全缓解(complete remission,CR);FL患者用利妥昔单抗联合Hu5F9-G4的有效率为71%,CR率为43%。而且此试验解决了Hu5F9-G4对于红细胞毒性的问题:红细胞随着衰老会不再表达CD47,进而开始表达促进吞噬信号,从而被清除,而阻断CD47会导致衰老红细胞清除的加速,因此导致贫血。为了减轻这一作用,此实验先使用1mg/kg Hu5F9-G4的低起始剂量,以选择性地清除衰老的红细胞,导致可以预测的一过性的轻度贫血,网织红细胞代偿性增多,这使得红细胞的总体年龄从衰老变为年轻,随后再使用较高的维持剂量,贫血问题不再复发。近年来人们一直对于T细胞免疫疗法的关注度较高,这项针对巨噬细胞的免疫检查点阻断疗法首次在复发或难治性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NHL)患者中取得了初步成功,可以说具有开拓性的意义。


3 CAR-T治疗

2017年8月30日,FDA批准CAR-T新药Kymriah可用于儿童和25岁以下成人中复发难治性急性B细胞型淋巴性白血病(ALL)患者的治疗,这是全球首个获批的CAR-T疗法[7]。2017年10月18日,美国FDA批准Axicabtagene ciloleucel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高侵袭性淋巴瘤,包括DLBCL、原发性纵隔大B细胞淋巴瘤、高度侵袭性淋巴瘤和转化型DLBCL。


2018年年初,最令人瞩目的CAR-T获得了里程碑式的突破。名为ZUMA-1的Ⅱ期临床研究结果正式发表于2017年12月28日出版的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8]。该研究入组110名复发难治性高度恶性淋巴瘤患者,这些患者至少已经接受了两种化疗方案。选择低剂量的环磷酰胺和氟达拉滨(FC)作为预处理方案,CAR-T细胞回输数量为200万个/kg体重。结果表明,65岁以上患者(年龄最大为76岁)缓解率为92%,65岁以下患者为79%;淋巴瘤病灶直径大于10 cm的患者缓解率为71%,小于10 cm的患者为85%;活化B细胞来源DLBCL亚型的缓解率为76%,GCB亚型的缓解率为88%。以下这些因素对客观缓解率(objective response rate,ORR)的影响没有超过10%:淋巴瘤临床分期、国际预后指数(international prognostic index,IPI)、治疗史、CD19阴性或阳性及表达高低(需要注意CD19检测方法的敏感性)? 、CD4/CD8的比例(高或低于1)、托珠单抗(抗IL-6单抗)和地塞米松的使用。平均随访15.4个月,40%的患者继续保持CR状态。治疗后18个月,患者的OS为52%。CAR-T治疗自此之后是否能由临床三、四线迈入二线治疗,相信在未来的临床试验中将会有答案。当然CAR-T的不良反应也非常明显:血细胞减少、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CRS)、神经系统不良反应等,需做好预防并且及时处理。另外,Axicabtagene ciloleucel的制作价格高达373 000美元,成本高昂以致患者难以承受也是CAR-T走入临床所面临的巨大问题。


4 总结

随着各种基础研究、转化研究和临床研究的进展,2018年恶性淋巴瘤的诊断治疗整体诊治水平得以提升。然而仍存在许多问题亟待解决:一方面,许多临床药物和方法由于治疗的不良反应限制了其在临床上的使用;另一方面,很多新药以及新方案价格较高,无法普及至多数患者。制定更为安全、经济的治疗方案十分迫切。更重要的是,随着目前涌现出的多样化治疗方案,制定更为精准的治疗指南更为迫切,给予患者最符合病情的规范治疗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参考文献

[1]??? Four Cycles of CHOP Instead of Six forFavorable DLBCL. Medscape. December 02, 2018. https://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905866Connors[2018-12-02]

[2]??? Connors JM, Jurczak W, Straus DJ, et al. Brentuximab Vedotin with Chemotherapy for Stage III or IV Hodgkin's Lymphoma[J]. N Engl J Med, 2018, 378(4):331-344.

[3]??? Fanale MA, Horwitz SM, Forerotorres A, et al. Brentuximab vedotin in the fron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CD30+ peripheral T-cell lymphomas: results of a phase I study[J]. J Clin Oncology, 2014, 32(28):3137-3143.

[4]??? Younes A, Thieblemont C, Morschhauser F, et al. Combination of ibrutinib with rituximab, cyclophosphamide, doxorubicin, vincristine, and prednisone (R-CHOP) for treatment-naive patients with CD20-positive B-cell non-Hodgkin lymphoma: a non-randomised, phase 1b study[J]. Lancet Oncol, 2014, 15(9):1019-1026.

[5]??? Younes A, Sehn LH, Johnson P, et al. A Global,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Study of Ibrutinib Plus Rituximab, Cyclophosphamide, Doxorubicin, Vincristine, and Prednisone (RCHOP) in Patients with Previously Untreated Non-Germinal Center B-Cell-like (GCB) 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 (DLBCL) [C]. ASH annual meeting, 2018. [https://ash.confex.com/ash/2018/webprogram/Paper112988.html]

[6]??? Advani R, Flinn I, Popplewell L, et al. CD47 Blockade by Hu5F9-G4 and Rituximab in Non-Hodgkin's Lymphoma[J]. N Engl J Med. 2018, 379(18):1711-1721.

[7]??? Novartis receives first ever FDA approval for a CAR-Tcell therapy, Kymriah(TM) (CTL019), for children and young adults with B-cell ALL that is refractory or has relapsed at least twice. https://globenewswire.com/newsrelease/2017/08/30/1104337/0/en/Novartis-receives-first-ever-FDA-approval-for-a-CAR-T-cell-therapy-Kymriah-TM-CTL019-for-children-and-young-adults-with-B-cell-ALL-that-is-refractory-or-has-relapsed-at-least-twice.html[2017-08-30]

[8]??? Neelapu SS, Locke FL, Bartlett NL, et al. Axicabtagene ciloleucel CAR T-cell therapy in refractory large B-cell lymphoma[J]. N Engl J Med, 2017, 377:2531-2544.


来源:肿瘤综合治疗电子杂志


//本文已获得原作者授权。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医微客只用于信息传递分享,并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医微客?★★★

?以提供高质量临床科研服务管理及医学传播为己任的中国临床研究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一直致力于为中国临床科研工作者提供高质量科研辅助服务,先后为协和医院,301医院,安贞医院,上海华山医院,瑞金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西京医院…等三甲及各类临床医院提供临床科研能力提升培训、语言服务、数据统计指导、国家科学自然基金申请指导等专业服务,希望能够在您的科研之路上贡献我们的力量。


热门文章

2018年,中国学者共计在Cell期刊发表28篇文章

独家揭秘火锅吃不胖的奥秘!这个冬天要偷偷地瘦哦~

关于观察性研究的设计要点,值得收藏!


点击阅读原文体验医微客微店??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